首页 重振夫纲 下章
第5节 躲过一劫的好运太子
第5章:躲过一劫的好运太子

 夜深了,谢穆清洗漱完毕后念叨着怀瑾的名字后渐入梦境,黑夜仿佛一只吃人的巨兽,把相国寺笼罩在他的阴影里,准备时刻发起致命的攻击。

 “这赵怀瑾是谁?”阴谋家德妃又开始作祟了。她从下人们的口中得知谢穆清公然宣布自己喜欢一个男孩儿,还是个漂亮的雌雄莫辩的人,她的心思开始活络了,虽说嘉和王朝民风开放,男男相恋也不是什么惊世骇俗的事,但皇家可没有男人为后的先例,就算有男妃也是帝皇为了平衡朝政后娶回来,最后深居冷宫,不讨喜的主儿,这太子殿下小小年纪就贪恋美人,喜好男风…德妃眼底滑过一丝暗芒,讥讽一笑:此子难当大任!

 但德妃娘娘,我们太子殿下难不难当大任可不是由您说的算的。

 第二天午后,坊间疯传太子殿下小小年纪喜好男,置大业于不顾,相国寺主持决明大师甚至说出了太子德行有失,紫微星时暗时明的严重之辞,还道五皇子乃文曲星降临,乃是天命之子。一时间,右相府和皇宫陷入了紧张的状态。

 史书记载:盛德九年八月十六,众多大臣上奏,以死明志,力荐皇帝废除太子,改立年纪较小的五皇子,即德妃之子为太子,据称五皇子乃神童,三岁即能作诗,帝笑而不语,宣国师上殿,破此谣言,并告知天下。

 事情其实很简单,就是柳相有一群猪一样的队友,见百姓开始了就觉得自己已经大功告成没有什么可以担忧的了,于是就出现了朝堂上的这一幕,大部分官员纷纷上奏,皇帝这么一看就知道是谁在背后捣鬼了,还没等他发作呢,柳相就跪了下来开始痛哭涕,说自己怎么怎么不容易,好不容易打算告老还乡了还要被人这么来一下,觊觎地位,想要害的自己门抄斩,言辞恳切,目标直指右相,于是朝堂之风瞬间开始转移,由废太子改为了两拨人马争论,哄哄的像是菜市场,听得盛德帝头都大了,无比想念自己那一帮兄弟。

 最后一道圣旨:奉天承运,皇帝诏曰:柳相年事已高,革大学士,内阁大臣,太傅,特允告老还乡;念贤妃苏氏随朕多年,特封贤妃苏氏为皇贵妃,德妃孝心有佳,朕不甚感激,加之最近太子一事,特命德妃常住相国寺,为国祈福,二皇子便予贤皇贵妃抚养教导,望其成贤德之人,辅佐太子;命太子殿下即刻返京,不得有误。钦此。

 此诏一出,大部分都明白这是怎么回事了,皇上这是厌弃柳家了啊!但柳权倒是不慌不忙,他甚至不让自己的夫人去看他那个困在相国寺的女儿,决明大师后被查明贪污了修缮相国寺的银子被人胁迫污蔑太子,关入天牢。得到圣旨后,在相国寺惴惴不安的度过了数十天的德妃终于明白了没有人会再来救自己,自己已经变成了父亲手里的一颗弃子后,大笑三声,在一个宁静的夜晚上吊自尽,儿子不是自己的了,甚至连自己的母家都抛弃了自己,她还有什么生存下去的必要呢,就算是以后陛下网开一面让她回宫,那也还是个进冷宫的下场,与其以后苟延残,不如现今就风风光光的死去。

 德妃被及时的救了下来,盛德帝念在多年的情分上免了她的死罪,让她在相国寺替皇家祈福诵经。把她的孩子予贤妃抚养。只不过年仅三岁的五皇子永远不记得自己还有一个亲娘,准确的来说,他忘记了以前所有的事,甚至是他的母家——柳家。

 谢穆清被父皇勒令立刻回宫,他愁眉苦脸的上了马车,知道自己等下肯定少不了一顿竹笋炒,想了又想。最后让臻臻拆了软垫,把里面的垫子垫在自己股后面,希望能减少点痛苦。果然,一进宫门,盛德帝的贴身太监苏明就讪笑这让他移驾星辰宫,这下子谢穆清笑都笑不出来了,要打就算了,还要到皇叔那去打,皇叔下手可是…谢穆清开始后悔自己没有多加一层垫子了。

 “小星子,皇叔心情好吗?”我们可怜的太子殿下小心翼翼的讨好着一个小太监。

 小星子捂着嘴笑,边笑边摇头,谢穆清想皇叔自己被宠坏也就算了,他还要宠坏自己身边的小太监,看看自己这个太子在星辰宫这里真的是毫无尊严,连一个太监都要欺负自己,他边走边叹气,白白的脸蛋皱在一起,十足的包子样。明明是个小孩还要装出大人忧国忧民的样子,平添了许多喜感。这不,他父皇当即就笑了出来,却被国师眼光一扫,就像个小学生一样乖乖的坐得端正,谢穆清对他皇叔的佩服又上升了一层。

 “太子殿下,把你之前与我讲的梦境再说一遍。”国师正襟危坐,很严肃的对谢穆清说道。

 “阿清你做了梦不和我这个爹讲,反而和你皇叔讲,这是什么道理啊!你…”觉得儿子不亲近自己的皇帝陛下不了,却被国师的冷眼一瞪,立刻住了嘴,但神色还带了些小委屈,谢穆清发誓,他看到自家冷冷清清的皇叔头上的青筋爆出来了,他也看到一向淡定的皇叔把拳头握起来了,不过说实话,他父皇这个样子确实丑的不得了,你想想看啊,一个不肯刮胡子的三十来岁的男大叔突然摆出一副自己很委屈很委屈的样子…

 “太子?”察觉出国师语气里的不耐烦,谢穆清立刻噼里啪啦的一通讲,讲完之后气吁吁,拿了边上的水就开始喝,于是,大大咧咧的皇太子殿下又被嫌弃了。

 “阿清,这么重要的是你为什么不一早就跟我讲清楚?此事非同小可,如果这梦中的事是真的话…”盛德帝严肃的批评谢穆清,这事关国运,不是开玩笑的事。

 谢穆清也知道这件事是自己做错了,不过…“父皇,可这宫内私话为什么会被传到坊间?”谢穆清奇怪地问,这才是他觉得不对劲的事“难道柳相的手已经伸到宫里了吗”

 “这才是我想要问太子殿下的问题,太子殿下下次喊话时能不能屏退左右,不要喊的这么大声?”国师一笑“太子殿下的规矩都到哪里去了,捏肚子翻白眼,您这些好习惯是哪学来的?皇上,太子殿下聪慧过人,臣弟看着喜欢,打算把他带在身边,顺便教他点东西,您觉得怎么样”

 盛德帝左右为难,一个是自己看大的弟弟,一个是自己看大的儿子,手心手背都是啊。算了,还是选弟弟吧,自己弟弟已经被宠坏了,要是不顺着他就要来折腾自己了,盛德帝很大方的允了国师的请求,不顾自己儿子可怜巴巴的小狗样的眼神,为了自己的安宁,毅然决然的把他扔进了虎口。

 后宫嫔妃们得知了这个消息,欣鼓舞的把自己打扮得花枝招展的开始在御花园里遛狗遛猫,平静的御花园再次被闹得飞狗跳。谁不知道之前太子殿下在御花园里捉猫打狗,美名其曰减肥,搞得各个妃子都不敢带着自己的爱宠到处溜达,掌管御花园的大太监倒是蛮高兴的,因为那段时间御花园里没了猫狗,一切都是那么的和谐,自己好不容易培育的花也不用被糟蹋了。但是现在…大太监看着目疮痍的御花园哭无泪,太子殿下,您在哪,奴才真的好想您啊!

 太子殿下在哪呢?太子殿下在星辰宫里挨训呢。

 盛德帝一走,国师就让谢穆清打个拳给他看看,谢穆清乖乖听话打给他看,国师又让他作了首诗,他也乖乖作了,但结果不尽如人意,万分嫌弃自己侄子的国师嘲讽谢穆清诗作的还没自己身边的小太监好,太子殿下秉承着寄人篱下不多说话的道理,乖乖的由着国师训斥,谁知道就这样国师还嫌弃他像个软绵一样任人圆,谢穆清就反驳了几句,国师便说他不敬长辈,长辈说话还不服气!谢穆清想自己这皇叔真难伺候,就这么开了下小差,又被国师教育了半个时辰。两个时辰后,谢穆清从殿里走出来,觉得自己的天空都是灰暗的。

 他还没出宫门,小星子就从后边赶来递给他一张国师安排的他近段时间的学习计划,他觉得自己天都塌下来了。这是什么皇叔啊,是亲皇叔吗?他那么多的小后妈都没这么待过他!

 太子殿下悲愤了,气冲冲的跑去启辉殿,苏公公站在门口拦住他说盛德帝有要事处理,谢穆清想父皇你要编理由也不编个像一点的,苏公公脸上的心虚连我都看得出来。于是他虚晃一招,冲进启辉殿,哟,还真有人,是赵相和他的儿子。

 “怀瑾!”看到赵怀瑾就激动地谢穆清把手上的纸一扔,蹭蹭蹭的跑过去,看得坐在上位的盛德帝脸一黑,臭小子,看到美人了就连自己爹也不叫了!

 赵怀瑾看得很仔细,气冲冲的少年跑进殿内四处扫视了一番,在看到自己的瞬间眼睛瞬间亮了起来,眉眼弯弯,他鬼使神差的抱住那个冲向他怀里的尊贵的少年,随即意识到自己干了些什么匆匆忙忙的放开了手,红着脸把眼神转向那张被少年扔掉的纸。

 但心里的悸动,是他怎样也转移不了的。
上章 重振夫纲 下章